移动版

ST金贵债务危机加剧 多项财务数据疑点难消

发布时间:2019-12-23 15:04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大股东占用ST金贵资金无法如期偿还,导致上市公司被戴上“ST”的帽子;经营状况不佳,负债大幅增长,又使得上市公司债务兑付出现逾期;再加上异常的财务数据,ST金贵一时间危机重重……

12月19日,ST金贵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书》,湖南福腾建设有限公司以ST金贵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由此来看,ST金贵的债务危机已经相当严重。

2018年ST金贵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了双双下滑情况,而其控股股东不思如何提升业绩,却绞尽脑汁大肆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到期后还未能如数归还,导致今年10月份,上市公司被戴上“ST”的帽子。

就该公司的财务状况来看,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ST金贵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为40.19亿元,而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则仅有1902.85万元,后者与前者的比率仅为0.47%,可见其偿债能力明显不足。而与之相对的是,ST金贵目前却面临诸多与其相关的资管产品和债券逾期以及即将到期的债券兑付的问题。

除此之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ST金贵的营业收入、采购等相关数据的财务勾稽关系也存在异常。

大股东占用资金未能偿还

连累上市公司“戴帽”

官网资料显示,ST金贵是一家以生产经营高纯银及银深加工为主的高新技术企业,其主要产品是白银的生产和销售,于2014年登陆中小板。

今年10月8日,ST金贵发布风险警示公告称,因存在被控股股东曹永贵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且一个月以内无法偿还所占用资金,公司股票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其后不久,其公司股票简称便由“金贵银业”变成了“ST金贵”。

对于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ST金贵曾在2019年半年报和9月19日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表示,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其控股股东曹永贵通过利用与公司长期合作的供应商关系,在公司向供应商预付采购款后,其要求供应商将资金转至其指定的账户,以用于个人资金周转。截至2019年6月末,ST金贵被占用的资金合计为10.14亿元,期间日最高占用额为14.42亿元。

ST金贵在给深交所问询函的答复中表示,曹永贵正在处置个人名下不限于个人拥有的矿山资产、房产、应收账款及股权资产,计划在2019年9月30日前向公司偿还所占用的资金。但是直到最后期限,曹永贵也未能偿还。受此影响,曹永贵本人亦被列入失信名单中。另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截至12月18日,曹永贵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共6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共4次。截至12月14日,曹永贵股权多次被轮候冻结,其轮候冻结执行人涉及天津、上海、广东等多地法院,总计32项,冻结股权总计85.98亿股,是其持有股权的2734.01%。

公司债券出现兑付危机

或将进入重整程序

大股东占用资金无法归还,再加上公司经营状况的恶化,使得ST金贵负债越来越高,与其相关的大量资管产品和债券均出现逾期。

Wind数据显示,2018年ST金贵负债合计达80.22亿元,同比增长38.56%。今年10月31日,ST金贵发布三季报,其归母净利润大幅亏损15.84亿元,与此同时,ST金贵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达40.19亿元,而其现金流量表中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则仅有1902.85万元,后者与前者的比率仅为0.47%,短期偿债能力明显不足。

“屋漏偏遭连夜雨”,要命的是目前以ST金贵为融资方的多只资管产品和债券大部分处于逾期状态,其中“14金贵债”债务规模高达6.85亿元,到期日为今年11月3日。但由于ST金贵资金周转困难,并未按期兑付,11月5日,其信用等级被东方金诚调至“C”。12月4日,“14金贵债”第二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召开,ST金贵在会议上所提出的四项议案均未获得通过。

目前ST金贵的存续债券还有“17金贵01”和“18金贵01”,二者规模合计为1.9亿元。“17金贵01”的利息应于12月6日支付,由于该债券是私募债,具体情况并未公布。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ST金贵是否能将该债券利息如期支付?《红周刊》记者拨打ST金贵董事会秘书和证券事务代表的电话,但始终没有接通。记者就上述问题向ST金贵证券事务代表进行了邮件采访,截至发稿前,对方并没有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债务风波之下,ST金贵还有可能进入重整程序。12月19日,ST金贵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通知书》,湖南福腾建设有限公司以ST金贵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倘若债权人向法院提交的重整申请被受理,那么该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倘若受理后重整失败,该公司将存在破产的风险。

营收数据存疑

在财务数据方面,据《红周刊》记者核算,ST金贵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勾稽关系似乎也存在异常。

Wind数据显示,2017年ST金贵营业总收入为113.02亿元。其中境外收入为6.54亿元,不需要缴纳增值税;当年销售金实现的营业收入为3.93亿元,根据《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黄金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2〕142号),ST金贵生产和销售黄金免征增值税。剩余的收入按照17%的增值税计算,可估算出当期的含税营收大致为130.45亿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其含税营业收入应当体现为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ST金贵“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29.28亿元,剔除预收款项所增加的3473.39万元,将其与含税营收相勾稽,则大约有1.52亿元的含税营收没有现金流入,按理说这部分该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经营性债权的增加。但其资产负债表显示,2017年ST金贵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198.98万元,一增一减下,跟理论金额相比,大概有1.54亿元的差距。也就是说当年该公司有1.54亿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现金流入,也没有经营性债权的支持。

2018年情况又如何呢?财报显示,其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06.57亿元,其中境外收入为4.34亿元,黄金销售额为3.04亿元,这两部分不需要考虑增值税,剩余部分的增值税税率自当年5月1日起由17%下调至16%,按照月平均计算收入,可估算出ST金贵2018年含税营业收入大致为122.77亿元。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ST金贵当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25.7亿元,再减去当年预收款项所增加的6.54亿元,则当期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大致为119.16亿元。将其与含税营收相勾稽,理论上有3.61亿元的含税营收因未收到现金将表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增加。但当年,ST金贵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较上年仅增加了2.63亿元,跟理论金额有近1亿元的差距。

ST金贵2017年和2018年的含税营收跟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均有金额不小的勾稽差异,需要公司给予合理的解释。

采购数据异常

除了营收方面的数据问题待解外,ST金贵采购数据跟现金流情况及经营性负债之间的勾稽关系也存在异常。

年报显示,2018年ST金贵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6.92亿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为27.61%,由此可以推算出当年的采购总额大约为97.5亿元。考虑到当年增值税的变化(税率变化同上文),可估算出当年的含税采购总额大致为113.41亿元。

从财务勾稽角度来说,将含税采购部分扣除相关经营性负债,结果应该为其为采购支出的现金。

Wind数据显示,2018年ST金贵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为20.22亿元,2017年以上两项合计为6.61亿元,2018年相比上年增加了13.61亿元,与含税采购总额相勾稽后,理论上当年应该有99.80亿元的经营性现金流出。

但事实上,2018年ST金贵“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123.3亿元,剔除预付账款所增加的17.48亿元后,理论上,合计与当年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出金额为105.82亿元。这一结果比99.80亿元的理论金额要多6.02亿元,实在令人费解。

以同样的方式核算2017年ST金贵的采购数据,亦存在令人费解的地方。据财报披露,ST金贵2017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7.35亿元,占总采购金额的31.95%,由此可以推算出当年的采购金额大约为85.61亿元。该部分按照17%的增值税税率估算,当年含税采购总额大致为100.16亿元。

2017年ST金贵合并现金流量表中“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22.78亿元,剔除0.7亿元预付账款增加额的影响,则当期的经营性现金流出大致为122.08亿元。该金额与含税采购相较多出额21.92亿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该差额应体现为相等规模的经营性债务的减少。

然而,2017年ST金贵应付票据和付账款合计较上一年却增加了0.2亿元,一增一减下,这跟理论金额相比大概有22.12亿元的差距。也就是说, 这一年的采购现金支出相对于含税采购总额要多出近22.12亿元。■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